停售、压降持续 长期限大额存单“过冬”

发布日期:2024-05-25 21:24    点击次数:184

  近年来,贷款利率持续走低加剧了银行成本控制压力,为有效降低负债端成本,银行纷纷采取措施,调整存款产品结构。5月7日,北京商报记者从某股份制银行多位银行客户经理处获悉,该行已于5月7日停售半年期及以上大额存单产品,这并非首家作出调整的金融机构,早前,招商银行也曾传出“暂停发售3年期及以上大额存单”的信息,虽然客服人员澄清并非停发产品,只是额度有限,但截至目前该行App仍未上架相关产品。停发高付息存款产品背后,是银行缓解息差压力、优化存款结构的迫切需求,在分析人士看来,这种调整预示着银行业正朝着更灵活的资金管理和更低风险偏好转型。

  又一银行停售长期限大额存单

  大额存单市场出现显著紧缩,长期限产品变得尤为稀缺。5月7日,北京商报记者从某股份制银行多位客户经理处获悉,该行已于当日起停售半年期及以上期限大额存单产品。对停售长期限大额存单的原因,有客户经理直言,“目前利率持续下行,产品后续何时发售要等通知”。

  北京商报记者查询该行手机银行App发现,在大额存单产品专区,共有7款产品正在发行,其中,3年期大额存单有两款,到期年化利率分别为2.6%、2.55%;2年期、1年期、6个月大额存单均显示为一款,到期年化利率分别为2.15%、2%、1.9%,目前上述5款产品均显示“已经售罄”。可购买的两款大额存单为短期限产品,具体来看,3个月、1个月期限大额存单到期年化利率均为1.7%。针对停售长期限大额存单的考量,北京商报记者向该行总行发送采访提纲,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停售长期限大额存单是银行在低利率环境下,为维持资产收益率、减少高成本负债的考量。早前,招商银行也曾传出“停售3年期以上大额存单”的信息,彼时,北京商报记者从该行客服人员处获悉,并非停发产品,只是长期限大额存单额度有限,后续会视整体资产负债情况确定未来产品发行计划。尽管并非完全停发,但截至目前,招商银行手机银行在售产品中仍未查询到3年期及以上大额存单的信息。

  种种动作都传递出银行对于长期限高成本存款的审慎态度。素喜智研高级研究员苏筱芮表示,多家银行停售长期限大额存单其实在2024年初以来已经出现端倪,反映出银行机构采取了主动收缩的策略,背后或有两重因素影响:一是伴随着净息差的持续收窄,银行机构出于负债成本管理考虑,开始限制此前成本相对利率较高的大额存单产品,从而缓解压力;二是存款利率已先后历经多轮调整,部分银行的普通存款利率与长期大额存单利率之间相差无几,性价比优势再无凸显,在金融消费者侧的青睐程度也有所下降。

  博通咨询首席分析师王蓬博则指出,在当前环境下,仅仅依靠传统的业务模式已难以维持以往的盈利水平。为了应对这一现实,银行不得不推出更加灵活多样的资产管理产品,以此吸引客户并提升自身的市场竞争力。

  向灵活资金管理和低风险偏好转型

  通过停售长期限大额存单,银行可以逐步调整存款结构,引导资金流向成本较低的活期或其他低息存款产品,从而优化负债结构,稳定息差水平。从行业整体来看,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发布的《2023年商业银行主要监管指标情况表(季度)》显示,截至2023年末,银行净息差下滑至1.69%,跌破1.7%关口。截至2023年末,42家A股上市银行中,仅有一家银行净息差出现上涨,41家银行净息差均出现下滑。

  对净息差下降幅度较大的原因,多家银行提到了受贷款重定价效应及市场利率变化的影响,生息资产收益率承压,为削减负债端成本开支、缓解由利息收入与支出差距缩小带来的经营压力,在2023年业绩发布会、业绩说明会上,多家银行管理层透露,将压降高付息产品作为工作重点。

  邮储银行行长刘建军强调,“存款付息率管控如果放任自流,最后一定会把存款成本推高,在负债端,邮储银行将巩固付息优势,进一步通过强化财富管理、通过AUM综合考核让客户留存更多的活期存款,想方设法提高活期存款占比,同时也对中长期存款进行一定的管控”。中国银行副行长张毅透露,2024年,中国银行将加大对高成本存款的压降力度,包括协议存款、结构性存款以及3年期以上大额存单。

  兴业银行计划财务部总经理林舒也提道,“在负债端加强对存贷款利率的控制,对于一些高成本负债采取控制的手段保证存款合理地下降,同时提高低成本结算性存款的占比”。

  “从行业角度看,这种调整预示着银行业正朝着更灵活的资金管理和更低风险偏好转型”。在苏筱芮看来,停售高成本付息产品后,银行机构的应对策略包括但不限于调整重点产品方向、调整员工KPI考核方向等,市场已经观察到部分银行正在向低风险理财产品、短期灵活型产品以及储蓄型保险等发力。

  “在具体操作上,银行不仅需要对存款产品结构进行深度调整,削减高成本存款占比,同时也要审视并削减非必要的支出,比如优化运营流程、提升数字化水平以降低人力与管理成本。此外,通过发行定期债券等资本工具也能进一步拓宽融资渠道,优化资本结构,这也将成为银行在成本控制和资金管理方面采取的另一项有效手段”,王蓬博如是说道。